第一百四十八章洞冥幽火(二更)

瘸腿的老人,还能是谁,不就是那个追杀自己的黑衣老者麽。

御兽派一行,如果不是自己再世为人,一定会说那一次得宝就是一个意外。

但只是意外这么简单吗?

他手中的戒指可是在那时候被触发了,并且见到了原主人司南。

司南的修为是什么级别他不清楚,但是能布下一个局,身份绝对不会简单。

朱小天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也没有听谁说过,等级到达一定程度之后就可以破开虚空飞升的。

而司南却是可以,那他设计一个意外得宝也就不难了。

话说回来,追杀自己的老者是因为他们盯上的东西被自己拿了,至于他到底是什么身份,那就不知道了,反正在当是从修为以及地位上将,自己就是一个下位者。

现在,自己可是去过千机阁的人,还是千机阁长老的弟子(自己猜的,反正不知道柳养到底是什么地位。),在南域中,没几个势力敢动千机阁。

那位站在黑衣老者身后的少年,管他什么身份地位,见到就把他打爆就对了。

一想到当时被黑衣老者追杀的情形,朱小天就一阵肉痛,那些传送阵坚石符,简直就是浪费。

朱小天给格尔丹喂下一些疗伤丹药,又将他抬入殿中,至于那些赤炎宗的弟子,看到宗主落败,早就跑路了。www.jygfa.com 玫瑰小说网

安顿好格尔丹,朱小天朝藏宝库走去,这个地方,在他的死鬼老爸还是宗主的时候经常来,对他来说也就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

打开宝库的瞬间,朱小天傻了眼。

天刹的陈久辉,在他的记忆中,宝库中可是有十几把灵器的,现在一把都没有,再想想他先前战斗拿的也只是高等级的宝器而已,这些灵器都被他卖了不成。

现在宝库里面只有一些低等级的宝器,至于丹药只有一些给普通弟子用的,另外就是钱财了,灵石没有,贵重草药,也没有。

说白了,就是有用的全被贪墨了,一点都没有剩。

“妈了个巴子!”

朱小天破口大骂,还以为能靠这个宝库让自己富裕起来,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宗门,底蕴总要有的吧,最少以前他看的时候就有。

他走过去随手拿起一把宝器。

【低级宝器:一千天地精】

那件宝器就消失在他的手上,接着他拿起另外一把宝器。

【低级宝器:八百天地精】

【低级宝器:九百天地精】

【中级宝器:一千五百天地精】

哎呦,有一件稍微好一点的,可惜也只换到一千五百天地精。

一件件宝器在他手上消失。

再看看那个令人头疼的负债功能,数字一直在变小。

随着数字一直在变小,朱小天突然觉得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小,身形愉悦,心情爽朗。

顺便把手里剩下的十万灵石也兑换了。

负债再次减少十万,现在已经在停在十一万五千天地精。

朱小天离开了这个宝库,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留下来。

能兑换的自然不能放过,自己就是可穷人,浪费是要天打雷劈的。

宝库没了怎么办?

别开玩笑了,这个宗门都已经不是以前的赤炎宗了,这些弟子有多少个是衷心的都还不一定,带着他们就是一个累赘,不如就这么解散了。

朱小天回到大殿,当然,顺路收了不少东西,但也只是换走了一个零头,还有十一万天地精负债。

太少了,也就懒得去弄,还不如回去炼器来钱快。

他背起格尔丹准备离开这里,孙伯说道:“少宗主将那个火焰收走了吗?”

火焰?

朱小天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东西,以前都没有听说过,更加没有见过。

看到他脸上的迷茫,孙伯心里也就明白了,自己这少宗主不知道有异火这件事,于是继续说道:“老宗主选这里作为宗门,是因为这下面有一团异火,但是老宗主一直没有将那异火炼化,现在应该还留在那里。”

老宗主不舍得炼化还不是为了留给少宗主,只是可惜了,老宗主死在了外面,而少宗主也差点被陈久辉等人害死。

“从来都没有人和我提起此事,现在赤炎宗已经不是赤炎宗了,我想等以后我有实力之后,另立宗门,所以孙伯还请带路,让我收了这异火。”

朱小天将他的想法说了出来,这也是实在话,现在的赤炎宗废了。

“好,少宗主随我来。”孙伯在前面带路,一直来到后山,在那里有一块巨石矗立。

那巨石朱小天很眼熟,他小时候没事就是来这里练剑的,那上面还有一道缺口是被他砍出来的。

只是从来没想过这下面会有东西,而且还是很特殊且珍贵的异火。

这要是被药谷或者千机阁的人知道,还不把赤炎宗翻个底朝天。

孙伯说异火就在下面,这里没有机关,完全就是挖了一条通道,然后就用土把洞口给填了,这样别人也就不会知道入口在哪里,因为没有机关,这里也就不会显的特别,一般人也不会留意。

朱小天照做,取来工具就朝下面挖,大概挖了三米深才清理出一条通道。

没有机关,两人点了个火把就进去了。

通道说深也不深,大概是来到山腹之中。

山腹反倒比通道明亮一点,真只是一点点。

“这是...洞冥幽火!”

朱小天失声叫道,他在典籍上看到过这种火焰,排名在第一百零八位,虽然没有跻身进前一百,但那也是接近一百的火焰,不强大就奇怪了。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这么强的火焰,也多亏之前自己羡慕浩灵雨拥有异火,才去恶补了关于异火的知识。

“少宗主认识这火焰?”孙伯问道,虽然他知道异火珍贵,但并不认得出是哪种异火。

朱小天点了点头,回答道:“这是洞冥幽火,排名在一百零八,它的威力并不在于灼烧温度,这种异火的特殊性是扑不灭,跟不死火有的一拼,而且还有沾粘性,会一直燃烧将碰触到的东西都烧尽,唯独的缺陷就是土,土能克制它。”

也正是因为这样,这洞冥幽火才没有在这里爆发,反而很平稳。

朱小天烧制一个陶罐,将异火放置其内密封,又在陶罐外面加了一层土,封的严严实实,生怕有一丝漏洞,最后才将这个已经变成泥球的陶罐收进戒指当中。

不是他不想现在就炼化这异火,而是他还没有这个实力。

做完这一切,他带着孙伯来到后山鬼见愁,他要下去一探究竟。

手中银白色戒指就是在这里捡的,很有可能这下面还有什么东西被遗漏了。

下到鬼见愁底部,那片竹林还在,匆匆绿绿,很是繁茂。

下一刻,朱小天施展了火属性的法术,一个硕大的火球将那片竹林燃烧殆尽,只留下被灼烧的发黑的地表。

一个个攻击性的法术被释放,这里顿时被轰炸,泥土翻飞,不少被埋在下面的竹笋全部被炸出来。

轰炸了一小段时间,朱小天也累了,来到边缘看了一眼。

这一处被他炸出了十米深的大坑,粗略估算得有两百平方米。

什么都没有。

鬼见愁下面这么大,他不可能全都炸一遍,所以现在还是先放弃,等以后有实力在回来处理。

孙伯见朱小天从下面上来,迎上去并没多问什么。有些东西不该问的还是不要问,能知道的事,少宗主自然会说。

“孙伯,我先送你回兰城。”朱小天说道,他接下来还有事情要去做,竟然回到这里了,那就要把所有的麻烦一次性处理好,不然以后哪里突然冒出一个刺头,自己都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御兽派里赤炎宗也算不上太远,也就两百多公里。

申屠正在修炼,他挂在腰间的玉佩很突兀的就碎了,这快玉佩链接的是陈久辉手中的那一块。

要不是为了抓朱小天,申屠才懒得理会陈久辉。

现在玉佩碎裂,说明朱小天已经回到赤炎宗,那么自己将功赎罪的机会也到了。

他也取出了一块相似的玉佩捏碎,这块玉佩是通知他的公子。

上次公子叮嘱他,只要朱小天出现,他就会派人过来协助他,虽然很不甘心,但也只能这么做。

要是可以的话,他会选择自己去将朱小天拿下,将宝物带回去给公子。

当初被朱小天逃走就是耻辱,双腿还因此而残废,他心里很憋屈。

正在他思索间,一道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这声音很大,就算他在密室里面也能听的到。

“申屠狗贼何在?还不出来受死!”

朱小天悬浮在高空之中,运转法力大吼了一声。

看着脚下的御兽派,除了那座坍塌的山峰,也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当初说要解散,而今依旧好好的在这里立派,果然还是实力的问题,实力强就有存活下来的权利,实力弱只能被欺压被淘汰。

最先跑出来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御兽派的掌门,两人都没有见过面,相互不认识。

但是御兽派的掌门看着天上这个人有点眼熟,好像在那里见过。

对了,是通缉令上面。

对方既然来到自己的地盘了,那就不能让他跑了。

一个跃身而上,调动那短距离的飞行。

御兽派的弟子看到有人在自己宗门嚣张,怒气是肯定的,但是没看到吗?敌人可是能在天上飞的,谁敢出声,那不是不要命了。

现在掌门出来了,那感情好,赶紧教训这个不知到天高地厚的人。

掌门出来也是二话不说就准备和对面刚上,正合他们所想,还准备高声呐喊。

嘭!

一道身影从天上飞了下来,那速度比上去的时候还要快。

御兽派弟子是真的懵了,这什么情况?掌门可是方圆百里最厉害的人,现在被人一击打飞了。

一定是掌门大意了。

朱小天也从天上下来,直接进到被砸出来的坑里面。

砰砰砰!

一声响过一声,每响一下,这些弟子的心仿佛都被人揪了一下。

这御兽派掌门是真的弱,根本就不是朱小天的对手,碰到这种对手,连羞辱的心情都没有,打就完事了。

一分钟过去,朱小天体提着奄奄一息的掌门出现众人眼里。

“快跑啊!”

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句,现场开始慌乱。

没看到最强大的掌门都被对方打的半死吗,还不快跑等着死在这里啊。

“申屠狗贼!我知道你在这里,赶紧滚出来受死!”

推荐阅读:

小鬼的新娘 图腾符咒录 新摄政王的冷妃 人在樱花:深渊主宰,被校花召唤 爷爷是地府boss 我在大学食堂当大厨 抗战:百倍返现:开局吊打特工队 他是温柔本身 魔修大师兄:开局觉醒反派系统 盛唐小女官 剑出青鸣 极品医圣 穿越在幻想世界 斗罗大陆之帝炎 悠闲大玩家 第一阔少 斗破之无上云帝 神书 诛仙前传:蛮荒行 午夜保安 十年寒窗也配和三代人的努力比? 末世大佬问鼎娱乐圈 绝世风云 遍地都是传送门 我在人间有个书铺初生西瓜 欲破其身 应天记之凤舞飞鹰 都市全能神 领主世界 汉主 爱上我的沈先生 常风徐胖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