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你倒是嚣张啊

陈久辉一直在找朱小天,杀子之仇一日不报,他便寝食难安。

如今仇人主动送上门,他心神怎么还会安宁。

周身凝聚的气息仿佛能让人窒息,报信的弟子从来没有见过宗主这幅模样,比之见到少宗主的惊吓更甚。

陈久辉跨步而出,面前的案被掀飞在空中翻转后掉落在地上。

摆在架子上的军刀已经被他拔出鞘,刀锋寒芒,锋利无比,这是他在战场上缴获的一把极品宝器。

旁边的盔甲,他已经不在意是否披在身上,眼里只有一个人,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了朱小天。

孙伯将陈久辉占领赤炎宗的细节也讲述了一番,可想而知当时的场景有多血腥,现在赤炎宗阶梯上的缝隙,那些看似污泥的东西,有可能就是清洗时还残留下的血迹凝成的血块。

赤炎宗的阶梯不长,孙伯也讲了有一段时间。

主殿已经出现在朱小天的眼前,景物依旧,就是没有以前那么热闹了。

比起以前不同的是,大殿前的广场现在多了一个铁笼子。

笼子所用的铁有成人手臂粗,高三米宽四米,被血染的部分出现了铁锈。

笼子里一只怪物奄奄一息的躺在里面,身上原先可能是白色的长毛,现在被血染的暗红邋遢。

“格尔丹!”www.jygfa.com 玫瑰小说网

这个怪物朱小天怎么能不认识,现在他的一只角被砍断,就连那本来不算长的尾巴也被人割了,这般惨状再加之孙伯所说,完全燃起朱小天心中的怒火。

陈久辉必须死!

“朱小天,你可终于回来了,我在这里等你可是等了两个多月,我还真怕你不回来,只是有点可惜,你没能看到那几个老不死的惨状,不过没关系,这是你收服的妖兽吧?”

“放心,他还没死,只是可惜让那只老鹰飞走了,不然两只一起关在这笼子里,应该会有趣很多,我现在突然不太那么想急着杀你了,或许我应该慢慢的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这然我的孩儿在天之灵才会得到安慰,哈哈哈!”

陈久辉沿着阶梯往下走,手上拿着的长刀刀尖落在地上,一路走来拖出长长的痕迹,还有不少火星在乱窜。

毕竟是在沙场征战过的人,脑袋瓜子不会像寻常人那般,被仇恨冲晕了心智,只知道一味的报仇,但这样的人也是最可怕的,因为清醒着,脑子里就会有很多想法,不会这么快让仇人死去。

朱小天看着他愤怒中却又带着理智,不愧是从死人堆里出来的,但那又如何,自己也是从生死之间活过来的。

况且今非昔比,而今肉身突破道引,法术修为又是离尘,完全不怂。

朱小天淡然的说道:“陈久辉,没想到你敢回来,不说我现在能不能打赢你,就是在当初,如果你不逃走你也未必能活下来,庆幸你当时逃走了。”

这并不是他吹,当时可是有坚石符还有分身可以用,陈久辉要是恋战,绝对要被留下性命,只是被他逃了。

陈久辉冷笑,当时要不是有长老帮忙,岂会出现败走。

“小子,如今可没有那几个老不死的帮你,你还以为你能把我怎样?如果你现在就跪下磕头,我会让你死的疼快一些。”

“有句话叫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我们这么久没见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陈久辉已经拿着刀朝他冲过来。

他愤怒,朱小天心里更加愤怒,陈久辉杀了宗门这么多人,那么多熟悉的面孔就这么消失了。

长刀斜劈,完全不给朱小天左右躲避的空挡,只能往后退去。

孙伯在陈久辉过来之时,就已经被朱小天仓促的推开,人毕竟老了,后退了一段距离,脚下险些没有站稳一头栽倒下去。

陈久辉一刀批了个空,刀气在地上划出痕迹。

一击不中,左手成爪探向朱小天胸口,只是出乎他的想想。

这一爪印到对方的胸膛,那感觉就像是抓在了金石之上,竟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只是将他的衣服抓破。

他暗道一声不妙,抬头间看到朱小天嘴角微微扬起,这是后再想反应已近来不及。

再想抽回左手时,却发现被牢牢的钳制,根本抽不回来。

右手挥刀朝向颈项,朱小天手中一使劲就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轻而易举的就将这一招挡下。

朱小天在挡下他拿刀右手的同时,起脚踢中他的腹部,说着:“我说了,这么就我们没见了,你是不是要小心点,另外,我体魄已经突破道引。”

柳养能看出他体魄突破道引是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刚突破是那种气息一点都没有掩饰,第二个是自身修为和见识的关系。

修炼体魄的人没有动手之前,别人也只会认为他的气血很强,只有在动手的时候,身上所有的力量释放出来,这时别人才能够知道,至于别人体魄修炼到多深,那全看个人眼力了。

“怎么可能!”

陈久辉怎么会相信,一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变的这么强,偏偏还是在体魄方面。

这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修炼艰难,修炼体魄的更加寥寥无几。

他这种想法要是放到千机阁,那是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千机阁里面的人要学锻造,在这过程中体魄也会受益,他们不用太刻意去修炼体魄都能变强。

陈久辉法术修为毕竟也是道引,再加上多年的征战经验,当然不会这么被动的挨打。

既然刀用不了,那就不要了,也趁此躲开朱小天的纠缠。

轰!

朱小天一拳打在大理石砖上,留了个坑洞在上面。

虽然拿着把刀,但他怎么会忘记,对方还是道引修为,用打游戏的话来说,就是个法师。

陈久辉近战讨不了好处,稍微躲开之后就在自己身上施加一道法术,一道金光浮现将他包裹。

金刚罩,名字是有点舒淇,但胜在好用,在战场之中就是靠这招以一敌百。

金光浮现,他心里安了不少。

看到法师施法,朱小天当然不会去打断,因为实力摆在这,自信。

“你尽管施展,一会我要是不把你打爆,我就不叫朱小天。”

施展完金刚罩后,见朱小天还没动手,陈久辉继续施展法术,心中冷笑道:“果然是黄毛小子,这种时候任由敌人施展,一会就是小命丢了。”

左手一把火焰剑,右手一把火焰刀,要是那把刀没有丢掉,把这些术法附加上去,威力会更上一层楼,只因为他小瞧了朱小天。

看似繁琐的操作,也只是几个呼吸间的事情。

陈久辉再度攻向朱小天。

“就只有这点吗?”

在朱小天眼中看来,这就是小丑在秀逗。

凤凰紫晶翼一开,走位走位。

陈久辉毛都没有碰到一点。

反倒是朱小天来到他的下方,上勾拳。

一拳就击中陈久辉的下巴,那个什么金刚罩,好像一点用处都没有,整个人向外飞的同时,还有不少鲜血从空中散落,滴在地上。

孙伯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一开始是担心朱小天的,但渐渐发现,陈久辉也不是那么厉害,也就变成了紧张,到现在担心什么的都已经不存在了,只想说一句“少宗主厉害”。

陈久辉飞跌出去,还没落地,下一秒眼前又有人影出现。

然后就“哇”的一声,口中鲜血喷的更猛,还伴着牙齿飞出来。

朱小天这一家踏在他的丹田之上,导致他全身法力混乱,后继无力,手中的火属性法术也解除。

“你倒是嚣张啊!”

一脚踩下去,嘭!

陈久辉挣扎着要起身。

“你不是很牛逼吗?”

又是一脚踩下去,嘭!

陈久辉现在胸口的肋骨被他踩断七七八八了,起不了身,只能伸出手指着,眼睛一直看着朱小天。

一开始威风凛凛,一副势必拿下朱小天的架势,转眼也就一炷香不到,自己就躺在地上,被朱小天践踏。

陈久辉再如何的不甘心也没有用,他已经不再想着报什么劳资的仇,现在他只想活下来,一阵阵的恐惧感蔓延上来,他不想死,但他知道朱小天不会放过他的,想活下来也只能靠那个自称上使的人。

在他出来的时候,他就把上使交给他的玉佩捏碎,准备将朱小天拿下献给上使,可是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上...上...上使...不...”

话都没说完,还说的不清不楚的,就断气了。

朱小天拿起他的宝器给他补了一刀。

这回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他来到笼子旁边,举着刀就是一顿砍,整个笼子被他劈开。

刚才打斗的声音这么大,格尔丹依旧是动都没有动一下,一直这样趴着。

当朱小天准备伸手去触碰,他一下子挣扎起来,口中发出怒吼,挥拳打过来。

格尔丹只是离尘六阶,这点修为对于朱小天来说已经算不上什么了,一手就挡下,翻手抓住。

“格尔丹是我,那看清楚,是我啊,我是朱小天,还记不记得我们曾经在鬼见愁下一起吃竹笋。”

朱小天尽量克制住他,用语言将他叫醒。

格尔丹开始时还是不断咆哮,在听到鬼见愁后才稍微安静了下来。

朱小天继续讲述鬼见愁下面的事,包括后面与杂毛鸟的战斗。

“你,你终于回来了!”格尔丹浑浊的眼神终于有一点清明,在说完这句话后就晕死过去,或许是对于朱小天的信任和放心,才敢晕过去。

孙伯这时也走了过来,说道:“少宗主,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的为好,那个黑衣人如今不在,人我们也杀了是该走了。”

他话中的意思是现在赶紧走,不然等黑衣人回来就危险了。

“那个黑衣人就是他口中的上使,对吧?”朱小天反问道。

“是。”孙伯应答。

“那个人有什么特征?”

“见过一次,双手杵着拐杖,焦不离地。”

经孙伯这么一说,朱小天眼中两道寒芒,他大概猜到是谁了。

推荐阅读:

仙妻如云 冥渊征途 闪婚急诊,唐医生! 男人三十:上位者 校院青春录 神秘猎场隐约点 混迹在英雄联盟里的死神 重生之步步高升刀锋起舞 回到过去做财阀 综武:我,不良帅,加入聊天群 魂穿流犯废柴嫡女,带崽摆烂躺赢 这个宿主莫得感情 狩魔猎人与武僧的奇妙之旅 楚宁楚侯府 极品小仙医 领证后,禁欲傅爷又宠又撩 马克赵岭 直播算命:水友你这对象玩的有点花!林凡 陵山 重生后我被疯批帝王缠上了 自在真仙 恩怨代理人 天罡地煞:从一人风后奇门开始 医婿下山 霍少高调宠妻:影后老婆18芳龄 重生七零小炮灰带着空间雄起陈青怡楚寻 洪宇肖灵儿 安得若兮不负卿 开局从修行开始 大明小学生 主神:时代变了 我不是第三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