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可能他喜欢我

旗子在注入灵力后迎风就涨,旗面涨到能把一个成年人包裹住后才停止。

丝丝黑气飘散出来,环绕在朱小天身周将他衬托如同魔神。

墨青不淡定了,这兄弟就是个怪胎,能引下雷劫牛逼不牛逼,牛逼吧!现在还能使用魔修的魔器,这个也牛逼吧,重点是他十二年的义务教育被冲击的一点都不剩。

众所周知,修灵就不能修魔,修魔就不能修灵,但现在他的尝试被冲击的一点都没有了。

他身下的妖兽嘴巴张的很大,吃惊成度不在墨青之下。

它已经没有心思再打下,就在前一刻,他还在想着等弄死墨青,就是朱小天的死期。

但现在,算了算了,都是大佬都惹不起,而且也不是自己先惹他们的,我好无辜。

就算现在有心想走也走不了,该死的人类死死的将它按在地上,只有爪子还能不断的挥动。

“天兄你快点啊,这家伙刚刚发生了变异,力气大得很,我快按不住他了。”

就在他说话的这个空档,左脸被妖兽打了一爪子,还好距离不够,只是擦红了脸皮,不然他这张俊俏的脸就被毁容了。

现在只求朱小天快点出手,不要再在那里装逼了。

鬼旗打开了一个黑洞,里面飘出许多细小的头颅,白骨骷髅上下颚不断的摇动,只是没有当时鬼齿操纵时候幽幽绿火。www.jygfa.com 玫瑰小说网

而且这些骷髅头表面还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纹,随时都会裂开来。

朱小天举着旗子轻轻挥动,那些飘荡在空中的骷髅头汇聚在一起,随着他指向的方向,冲击过去。

莫清被惊出一身冷汗,朝着他飞过来的骷髅不分敌我,也将它囊括在里面。

这要是被打中,不说什么魂飞魄散,最起码肯定是要重伤的。

这种时候就顾不上什么面子了,一个驴打滚朝旁边滚了过去,只留下妖兽还在原地。

妖兽不断挥动爪子将迎面而来的骷髅头打碎,口中还发出低沉的咆哮。

有些骷髅都经不起它的拍打,直接被打成了碎末洒落在地上,但是骷髅头的数量还是很多,他应接不暇,将左边的拍走,右边又冒出来。

上百的骷髅头说多也不多,正好将他整个躯体包裹在里面。

那些骷髅头不断撕咬着他,将它咬得血肉模糊。又有魔气不断从他的伤口侵入到他的体内,将他体内的经脉灵力都污染成黑色的。

一分钟过后,鬼旗在朱小天的操控下将那些骷髅收回到旗子里面。

妖兽身上还萦绕着黑色的魔气,等到魔气飘散开,地上只剩下一具白骨,血肉全被那些骷髅吸收殆尽。

“不愧是魔修的东西,在残缺的情况下威力都还能这么强大。”

望着手中的旗子,裂纹还是那么多,旗面上的洞洞也是没有减少。

怎么会这样?

妖兽的血肉明明都被吸收了,旗面上的破损一点都没有恢复。

一种失望感油然而生,这么好用的武器不能修复,还是卖了换钱将自己的负债还上。

等等。

好像这旗子是有修复的,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旗子最下角边缘有一个很小的孔,现在那个孔没有了。

这么说的话,并不是旗子不会自动修复,而是吸收的还远远不够将整件魔器修复。

一只不行,那就多杀两只,直到将它恢复到巅峰。

朱小天别提有多高兴,拿着旗子一路小跑到墨青面前,一把将他抱住,说道:“墨兄,谢谢你啊,要不然我这件宝贝可能就被我顺手卖了。”

墨青有苦难说,被他一下一下的拍着后背,还是那种力度不小的拍法。

刚才你这旗子可是差点就要了我的命,果然只要是魔道的东西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太邪恶了。

“别再拍了,再拍就要把我拍死在这里了,松手松手!”

他拼命挣扎,只是朱小天勒的紧,一时半会挣脱不开。

既然妖兽也能用来修复这鬼旗,那么也就没必要用人来祭旗,当然敌人除外。

他们离山顶不远,就在附近寻找妖兽。

当他们将第二只妖兽斩杀后,朱小天发现,在他召唤出来的骷髅里混杂着一只比较奇怪的。

细看,这不是最开始斩杀的那只妖兽吗?怎么跑到自己的旗子里,而且看样子好像还不受自己控制,只是跟随着前面的骷髅跑出来。

这旗子还能将妖兽的魂魄收集起来,这就很厉害了。

现在只有一只,对高战力一点的人来说形成不了什么威胁。

要是一千只呢?上万只呢?

恐怕入圣以上的修炼者都要退避三舍,所谓的蚂蚁多了可以咬死大象,只是这需要时间来积累。

只是没有控制这旗子的法门,还无法完全发挥出他的全部威力。

终于有人陆陆续续上到山顶附近,还能来到这里的,修为都在离尘,个别队伍里面有道引境界的修炼者。

朱小天看了一眼旁边的尸体,眼中多有担忧之色,上来的人越多等级越高,危险也就多了,不知道白家的人什么时候上来。

他轻轻一挥手,鬼旗伸卷过去将尸体包裹,尸体再次出现已经是一具白骨。一团灵光在他不备之下朝外面飞去,先要逃离这里。

朱小天冷哼一声,魔气化成几缕黑线缠绕过去,将那团灵光包裹,一点一点的往旗子拉,灵光奋力挣扎,依旧突破不出这看似纤细的黑线。

灵光是人的魂魄,凡人的看不见是因为在白天风一吹就散了,修士的魂魄就比较强壮,但在白天的情况下也撑不了多久。

不消片刻,这团灵光就成了鬼旗的养分。

吸收了这么多的血肉和魂魄,旗面上的洞已经完全恢复,就只剩下旗杆上的裂纹。

刚刚大战一场,墨青受伤,自己状态也不好,如果这时候有人过来,被人杀人越货是少不了的,还是快点离开这里。

他们前脚刚走后面就有人过来查看,是嚾疏族的人,他们一路追踪,路上碰到不少的阵法,损失自然不用说。

“谁?”

朱小天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人数不多。

“是我,白泽。”

声音还是那么的冰冷,白泽从树后走了出来,此时她身上白色的衣服被大片的鲜血染红,身上手臂也有伤口,脸色更是苍白。

先前他们被嚾疏族的堵住,一场恶战在所难免。就是这时候,九婴带着妖兽路过,把嚾疏族的人灭了,他们侥幸逃出来,不过身边十几个人只剩下五个人,她和白湖子也被分开来,各自突围。

“朱小天,你觉得就凭她的实力,能这么简单的逃出来?别忘了当初你们对付我都用了什么手段,要不是你脑子的这个东西,死的就是你们。我现在只有一种能力就能把你们打的死伤惨重,你已经见过其他两位。”

“现在所有封印九婴头颅的阵法都被破除,他们两个可能已经将其他的头颅融合,实力相比之前肯定是大增,至于增加到什么情况就不清楚了,不过本座可知道,他们是被故意放出来的,因为山顶还需要用到他们,到时候本座和所有的头颅汇合,就是你成为奴仆的时候,哈哈哈哈!”

朱小天感觉心好累,九婴的理解能力是不是有点低,都已经多次告诉他,离不开的,除非等他将境界提升上来,否则他死了九婴也会死。

不过随他去吧,现在要想想怎么办。

白泽已经来了,那就直接上山顶,趁现在还有能力突破封锁。

修养一个时辰后,他们起身朝山顶跑去。

再次回到山顶,这里已经多了许多尸体,有的是因为空间裂缝,有的是相互杀伐惨死在这里。

“那边有一个突起的树桩,按十二天干的顺序过去,每到一个树桩就让她放血,然后退走,先等上个几分钟让别人先进去。”

朱小天带着白泽按照九婴给出的提示去做,放完血后迅速退开。

现在山顶上可不止他们还有其他人隐藏在附近。

白泽心中很疑惑,这些东西作为守护家族的她,可是一点都不知道,就连祖上也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朱小天从哪里知道的,而且还这么的清楚每一个步骤,这让她心中起了疑虑。

朱小天是从外面进来历练的,所以不应该知道他们白家的事情才对。

树桩在吸收白泽的血液后变得通红,周围的空间也开始更加的紊乱,空间裂缝出现的次数更加频繁。

朱小天一行一退再退,一直退到边缘地带。

嘭!

十二个树桩相继炸裂开来,只留下一个洞在地上。

一共十二条通道入口,有阶梯从洞口一直往下蔓延,看不到底部。

“该怎么选择?”朱小天问道。

“问你旁边的冰冷美人,跟着她走就可以了。”九婴回答。

“往那边走,那个洞口有一种东西在吸引我,而且我的血脉有所感应。”还没等朱小天和她说,白泽就已经选出了该走的洞口。

“好,那就往那里走。”

还没等他们动身,就已经有人按耐不住朝洞口袭去,想要先进去得到机缘。

下一刻惨叫身此起彼伏,只有少数几个进到洞口,其他的不是撞上突然出现的裂缝被切成两半,就是被同伴出手击杀。

“来了。”九婴说了一句,神情激动。

什么来了?话说的有点突然,然后朱小天想起最开始问九婴的问题,问他能不能感应到其他九婴的距离,感情是这货可以感应的到。

左右两边有尘土扬起,有妖兽咆哮声。

朱小天所处的位置有点尴尬,正好在两方前进方向的中间。

左边是群妖奔走,声势浩荡,右边是魔气冲天,许多没了自己意识的行尸队列整齐的过来。

“只剩两个麽?那么他们有可能一个人就融合了三颗脑袋,信朱的快走,不走就要死在这里了。”九婴慌张了,特么的自己是最弱的那个,要是被抓到,自己就会被人融合。

他拼命的催促朱小天,让他赶紧进洞。

朱小天好想说一句,你行你上啊!前面那么多的空间裂缝,时不时还能在自己身边裂开一道,分分钟就没命了。

空间裂缝终于稍微稳定,但是两边的距离也很近了,朱小天都能看到各自坐在王座上的九婴。

“走。”

一声叫喊,七人快速朝洞口跑去。

啊!

走在后面的一名白家弟子惨叫,他的腿被横空出现的裂缝齐根斩断。墨青运气好一点,只是衣袖被割破,露出洁白的手臂。

一路狂奔,进到洞口后视野一下暗了下来,身后又一道惨叫声,队伍又少了一个人。

众人不敢停留,脚下越发卖力。

通道一直往下面延伸,看不到丝毫的光亮。

跑到最后,朱小天才惊悚的发现,身后的阶梯全部消失,后面空洞洞的什么都没有,而且还少了两个人。

左手牵着白泽,右手拉着墨青,跟在后面的两人就这么悄无声息的不见了。

朱小天有超前走了几步往后看去,阶梯正在以没每两秒一格的速度在消失,然后变成一秒消失一格。阶梯消失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快要到他的脚下。

“跑啊!还愣着干什么!”

这回是真的不知所错,前面又看不到尽头,后面阶梯又一直消失。

墨青身上有伤,跑着跑着脚下一格踩空,低头看去是阶梯已近消失。

朱小天时不时的回头看他们两人,就是怕他们像之前的两人一样无声无息的就不见了。正好看到这一幕,他一把拽住墨青将他拉过来。墨青借住这股拉力,往上跃上,只是他还没有在阶梯上站稳,阶梯又消失了,身子继续往下掉。

朱小天这一耽搁,他脚下的阶梯也消失了,凤凰紫晶翼施展开来,悬浮在半空中提着墨青,一个晃荡就将墨青扔了过去。

墨青被丢上阶梯,一路沿着阶梯滚下去。

这边刚忙完,接着就听到白泽的惊叫声,她脚下的阶梯也消失了。

朱小天刚才还没发觉什么,现在扇动翅膀,感觉非常的吃力,有种被空气挤压的感觉。他顶着这股压了飞过去将白泽抓起,然后学刚才一样,一个晃荡,又将白泽扔了过去。

两个人爬起来继续奋力奔跑,朱小天也落回阶梯上,空中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还不如在阶梯上奔跑。

啊!

墨青掉下去了!

凤凰紫晶翼,飞过去抓起,晃荡。

九婴:“加油!”

啊!

白泽掉下去了!

凤凰紫晶翼,飞过去抓起,晃荡。

一路反复循环。

九婴:“加油!”

朱小天:“......”

尼玛,谁设计的阵法,有本事你出来,劳资把你屎都打出来。

啊!

这次是两个人一起掉下去。

三个人悬浮在半空中,朱小天抱着白泽,墨青抱着他的大腿,三人目睹着阶梯正在快速的远去。

“天兄,飞快一点。”

墨青死死的抱着他的大腿,下面都不知道有什么,无穷无尽的黑暗,掉下去就死定了,怎么可能不抱紧一点。

朱小天好绝望,不是我不想飞快点,这是严重的超载,而且这地方又有一股奇怪的力量一直压制着,就这种状态下还能飞就已经不错了,还想能飞多快。

“喊加油的那个,你倒是想想办法啊,难不成你想死在这里?”

“本座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你自求多福。”

什么鬼?还不等朱小天骂九婴,一阵眩晕感,翅膀就有点不停使唤了,僵在半空就是不动。

然后三个人就往下面掉,一直掉一直掉。

啊!啊!啊!

要死了吗,就这么挂在这里了,好不甘心,我可是有系统的男人啊!

白泽的手死死的抱着他的脖子,脸都贴在一块了,胸前更是死死的挤压着某个部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眼前一亮。

朱小天打量四周,一片青青草原,还有一座宫殿。

这是进到小说里常说的获得机缘阶段了吗?

“唉,把手松开,不要再扯我裤子了,要是把我裤子扯掉了,没摔死你我也要打死你。”

朱小天让墨青赶紧松手,不然就要踹人了。

“没死,真的没死,我还活的好好的。”

墨青松开抱着朱小天的手,然后在自己身上一阵乱摸。

胸前有一种很特殊的感觉,朱小天有点不舍得放手,毕竟以前从来都没有牵过女孩子的手,现在可是抱着,还是抱得很紧很紧的那种,人生中的一种享受啊。

白泽咳嗽了一声,朱小天才尴尬的把手直接放开。

嗯,没错,是直接就放开了。

但是人家白泽的手还没来的及原离他的脖子,身体就往地上掉,出于本能反应,自然是拉住他的脖子一起往下。

白泽砸在草地上,朱小天压在她身上,墨青就在一旁当作没看到,吹了一声口哨。

心中说道:“这么老套的套路用来追女孩子,丢脸啊!”

尴尬时间过去,三人一同走到宫殿门口。

一座神殿耸立,结构精巧,全部都是一种古铜的颜色。似乎是纯铜打造的神殿,当然不是世俗之中的铜,而是一种炼器金属,只有修炼者才使用的金属。

宫殿上面的牌匾有些不全,只剩下一个字,一个日一个寸,应该是时间的时,至于前面和后面都断了。

殿门只有左边的下半段,另外一扇不知道哪里去了。

想当初这里应该也是很恢弘,也很繁华。

三人还没有踏进宫殿,一种古朴的气息就铺面而来,沧桑感充斥。

也不知道当时这里的主人有多强大,才能够拥有这样的宫殿。

只不过嘛,可能实力还是不够强大,不然现在也不至于这么落魄,宫殿都烂成这个样子。

地上散落着大小不一的石头,里面的支柱也是断了不少。

也不知道这里还有什么。

三人分开在殿内寻找,四处摸索。

没办法,这里是在是太空了,什么摆件都没有。

白泽站在一个石刻前,觉得眼前的石刻有些眼熟,但是和祖地里面的又有些不太像,不太敢相信就伸手去触摸了一下。

喀喀喀!

一阵石头移动时摩擦发出的声音,然后就看到大殿正中央有一个高台升起。

咚!

随着上升到顶端,底部应该是碰撞顶住,高台才停止上升。

他们绕着升起的高台看了一圈,没有任何花里胡巧的图案和纹路,普普通通毫不起眼。

白泽率先走上高台,朱小天紧跟其后。

高台上只有一根七十厘米高的圆柱,圆柱平面有一个手掌印,不用说就是开启机关的地方。

白泽将他的素手放上去,一股吸力出现,五指有种刺痛的感觉,然后又是鲜血流出来。

圆柱不断吸收她的鲜血,白泽想要将手抽开,却是动弹不得,根本就扯不开,右手被牢牢的吸住。

也不知道吸了白泽多少血,她才好不容易将手拿开。

咔擦!

咔擦!

咔擦!

连续三声,在圆柱的边以一百二十度为一个点,各自伸出三方块。

方块端点有光亮起,相互交换聚集在圆柱正上方。

朱小天卧槽了一句,这是三地投影啊,这么新潮的技术吗?

一副景象出现,先是广视角从上空往下看,这个视角看到成片的宫殿,沿着山脉此起彼伏,好不壮阔。最为中间的也是最为华丽的宫殿,正是他们现在所在的宫殿。

然后画面一转,一道纵横天地间的剑气横腰斩过去,所有宫殿在这剑气面前坍塌,里面居住的人更是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全都淫灭,渣渣都不剩一点。

这应该就是为什么这座大殿现在破烂成这个样子的原因,原来是遭遇到强敌偷袭,这种威势入圣是绝对不可能达到的。

画面中,这座大殿的殿主在出战前,留下一缕分身,然后本体就破空而去,到最后都没有回来,不用说已经死了。

接着画面再一晃,一只身形巨大,九只脑袋的妖兽来到这里。

这妖兽不用多想,就是九婴这二货,九颗脑袋有九种能力,然后来这里作威作福,将后来搬迁到这里的一些修炼者全部吃了,这么多宫殿他不占,偏偏看上了这座宫殿,把这座宫殿占据。

殿主人本来就没有偶打算理会它,但是他要将这里打造成一座凶城,谁会允许只家被人改成凶宅的,当然不会让九婴这么做,当即现身跟九婴大战九百回合。

只是可惜他是元神状态,而且还只是分出来的一缕,只能打个平手,最后打急了眼。

玛德,你都要拆我家了,我也要弄死你,你个杂碎。

在殿主的怒吼声中,一座铺天盖地的大阵形成,直接将九婴压盖下去。作为凶兽的九婴怎么可能认怂,体内的能量暴走,本就巨大的身形一直在变大,直到有一座山脉大小才停止。

这时的殿主在他的眼里就跟眼屎一样细小,身形变大跟力量变大没有半毛钱关系,依旧没有突破阵法,实力相差不大,破阵也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只要一直拖下去,这个阵法就会被他冲破。

但是殿主怎么会给他机会,当即取出珍藏了几千年前的那道剑气,一二三......八九,把它的头全部砍下来,毕竟九婴也是高手,头颅虽然被砍下,可还是死不了,殿主只好将这些头颅以阵法的方位摆放,一一封印,这些头颅就是这座封印身体的大阵阵眼。

朱小天也算是明白九婴为什么会被封印了,换成他,他也会砍死九婴,你来占我地盘就算了,还想把我家变成凶宅,天理不容,活该被封印。

最后这殿主也知道自己气数已尽,就从那些存活下来的人中,挑选了人守护这座阵法,他也把传承留了下来。

这殿主可不知道是什么实力,但是九婴的实力他们还是大概知道的,却是连一缕分神都打不赢,可见殿主多恐怖,留下的传承怎么会简单。

白泽回过头,冷不防的用灵力化成一把剑,直接抵在朱小天的喉咙上。

“说,你到底是怎么知道那么多我族中的秘密的,山顶那里进来的方法我族中都没有记载,而你却知道的这么清楚,你到底是谁?”

女人,果然是说翻脸就翻脸,这剑要是再往前一点,自己就要一命呜呼。

至于怎么解释,这还真不好解释,难不成要跟你说我脑子里有一个九婴,这是我的秘密肯定不能和你说的。

“你这女人,天兄救了你那么多次,你现在却拿剑指着他,不说其他地方,光是在你们族内的禁地对付九婴,天兄就已经很够意思了,换成你,你愿意放弃自己成全别人吗?”

墨青站的位置稍远,不敢乱来,怕眼前这疯女人突然就往前刺出。

本身白家在他的印象中就不太好,现在又是恩将仇报,自然是没好气。

“我能来到这里是因为在这座秘境外,有三个家族把控着入口,而我能知道怎么进来这里,是因为上次将九婴击杀后,得到他的一些物品,至于是什么我就不给你多说了,九婴为了逃出这座阵法日夜研究,我也就捡了他的一些心得。”

这理由足够充分吧,一点瑕疵都没有,七分真。

“嗨,大家好,欢迎你们来到我家。”

圆柱上所有的画面散去,转而投影出一个人形,之所以说是人形,就是因为他只有一团光,看不到任何面部衣着,只有一个人的轮廓。

“我是这里的主人萧逸,相信你们看了刚才的录像,已经知道这里为什么会烂成这样,都怪那只不长眼而且实力低下的妖兽跑过来捣乱。”

“不过这都是已经过去的事情了,既然你们来到了这里,那我就简单的讲一下,我在这里留下了传承,传承很强大,你们可以继承,但是唯一的条件,那就是将当年那道剑气的主人杀了,说白了就是帮我报仇,你们觉得怎样?”

“好,就决定是你了,接受传承吧,我的继承人。”

我靠,什么情况,这么快就做了决定,最起码也要说一下发个什么心魔誓言,或者签订个契约之类的吧?

“我......成了传承者?”

白泽的表情可以说是蒙蔽脸,最起码你弄点东西出来考验一下,或者直接说你是拥有我血脉的传承人,可是殿主人就这么不负责任的选好了传承人。

哔的一声响,影像关闭。

圆柱上那个手掌印重新出现,意思是让白泽把手放上去。

朱小天在想,要是这个时候自己把手放上去,会不会就得到传承呢?可能不会吧,好想试试。

“你要不要脸,你自己就是有传承的人,还想去

九婴发动低级嘲讽技能,朱小天无动于衷。

“你个菜鸟,原来是这样被人封印的,你好意思说话?”

反嘲讽一波,对方不想说话。

白泽将手放上,一道能量形成,将朱小天和墨青弹下高台。

这是接受传承时怕被人打扰形成的护盾,就如同当时在御兽派那个洞府一样。

外面世界,两只九婴打的不亦乐乎,地上多了许多坑,都是法术爆炸形成,现在地上尸体没个几百也有一百了。

“只要你和我融合,就能重回巅峰,你为什么就这么冥顽不灵?”魔气九婴开口说道。

“那你怎么不乖乖的和我融合?”舌头九婴回答。

两个大佬在战场上聊天,手底下的人却要做事的,你一刀我一剑,你一拳我一脚的打着。

要说最倒霉的还是嚾疏族,谋划了那么久,结果发现只是徒劳,还得罪了另外三家,都怪眼前这九婴,不过嚾疏族长又有另外一个想法。

你看,九婴这么强大,要是认他做大佬,你们三族包括城主府的人,估计屁都不敢放。到时后还不是称霸三家,或许还可一跟着九婴混到更高级。

“既然谈不来,那还谈个屁,等会把你拿下”还是魔气九婴脾气不好,没得谈就打吧,打死你就可以了。

听到大佬要动真格,大家都更加卖力了。

“冲啊!砍死你。”

“我放火烧死你,你来啊!”

至于他们大生打死多少人,九婴一

随着白泽的传承进行到一半,整座大阵开始瓦解。

秘境出口突然出现,守在外面的的四族以及城主府的人被吓了一跳,这才进去一个多月,出口怎么就这么快出现了,而且他们也没有打开出口。

出口越来越大,以前只能几个人并排进去,现在直接扩张到城门口那么大,而且还在继续扩大,空间也有多处出现波动,像是随时都

这次动静有点大,已经有一座城池大小了,而且能明显的看到秘境里面的景象。

万通商队派来这里坐镇的老者急忙向他的上一级汇报情况,不得不说万通商队的行动能里很强,只是半个时辰,高层就知道这

作为北域的大佬妖皇,也一样收到消息。

推荐阅读:

修仙女配撩反派日常 无限之黑暗法则 逆袭农民工 遮天之造化神玉 萌妃嫁到:皇上跪下说话 大秦:出海归来,我献上世界地图 拍得很好,下次别拍了 夫君总在拖我后腿 万古狂神 我有无限超能力 我的红楼生涯 万界仙游 重生之山有扶苏 主神游戏中的杀人鬼 女配她又在自我改造 姜令月姬元泽 渡劫十万年 我有一颗小太阳 RE:西游梦回 特种兵王系统 我给万物加个点 霍格沃茨厨师长 牛师经 大宋:这皇子我不做了 行尸走肉之漂泊 大明新球长 诸天之临 八荒诛魔录 大秦开局忽悠秦始皇造反秦凡 毒爱残情:霸宠豪门妻 火影之团藏时代 金丝情缘之火凤戏青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