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那就罚他去炼狱

旗子在注入灵力后迎风就涨,旗面涨到能把一个成年人包裹住后才停止。

丝丝黑气飘散出来,环绕在朱小天身周将他衬托如同魔神。

墨青不淡定了,这兄弟就是个怪胎,能引下雷劫牛逼不牛逼,牛逼吧!现在还能使用魔修的魔器,这个也牛逼吧,重点是他十二年的义务教育被冲击的一点都不剩。

众所周知,修灵就不能修魔,修魔就不能修灵,但现在他的尝试被冲击的一点都没有了。

他身下的妖兽嘴巴张的很大,吃惊成度不在墨青之下。

它已经没有心思再打下,就在前一刻,他还在想着等弄死墨青,就是朱小天的死期。

但现在,算了算了,都是大佬都惹不起,而且也不是自己先惹他们的,我好无辜。

就算现在有心想走也走不了,该死的人类死死的将它按在地上,只有爪子还能不断的挥动。

“天兄你快点啊,这家伙刚刚发生了变异,力气大得很,我快按不住他了。”

就在他说话的这个空档,左脸被妖兽打了一爪子,还好距离不够,只是擦红了脸皮,不然他这张俊俏的脸就被毁容了。

现在只求朱小天快点出手,不要再在那里装逼了。

鬼旗打开了一个黑洞,里面飘出许多细小的头颅,白骨骷髅上下颚不断的摇动,只是没有当时鬼齿操纵时候幽幽绿火。www.jygfa.com 玫瑰小说网

而且这些骷髅头表面还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纹,随时都会裂开来。

朱小天举着旗子轻轻挥动,那些飘荡在空中的骷髅头汇聚在一起,随着他指向的方向,冲击过去。

莫清被惊出一身冷汗,朝着他飞过来的骷髅不分敌我,也将它囊括在里面。

这要是被打中,不说什么魂飞魄散,最起码肯定是要重伤的。

这种时候就顾不上什么面子了,一个驴打滚朝旁边滚了过去,只留下妖兽还在原地。

妖兽不断挥动爪子将迎面而来的骷髅头打碎,口中还发出低沉的咆哮。

有些骷髅都经不起它的拍打,直接被打成了碎末洒落在地上,但是骷髅头的数量还是很多,他应接不暇,将左边的拍走,右边又冒出来。

上百的骷髅头说多也不多,正好将他整个躯体包裹在里面。

那些骷髅头不断撕咬着他,将它咬得血肉模糊。又有魔气不断从他的伤口侵入到他的体内,将他体内的经脉灵力都污染成黑色的。

一分钟过后,鬼旗在朱小天的操控下将那些骷髅收回到旗子里面。

妖兽身上还萦绕着黑色的魔气,等到魔气飘散开,地上只剩下一具白骨,血肉全被那些骷髅吸收殆尽。

“不愧是魔修的东西,在残缺的情况下威力都还能这么强大。”

望着手中的旗子,裂纹还是那么多,旗面上的洞洞也是没有减少。

怎么会这样?

妖兽的血肉明明都被吸收了,旗面上的破损一点都没有恢复。

一种失望感油然而生,这么好用的武器不能修复,还是卖了换钱将自己的负债还上。

等等。

好像这旗子是有修复的,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旗子最下角边缘有一个很小的孔,现在那个孔没有了。

这么说的话,并不是旗子不会自动修复,而是吸收的还远远不够将整件魔器修复。

一只不行,那就多杀两只,直到将它恢复到巅峰。

朱小天别提有多高兴,拿着旗子一路小跑到墨青面前,一把将他抱住,说道:“墨兄,谢谢你啊,要不然我这件宝贝可能就被我顺手卖了。”

墨青有苦难说,被他一下一下的拍着后背,还是那种力度不小的拍法。

刚才你这旗子可是差点就要了我的命,果然只要是魔道的东西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太邪恶了。

“别再拍了,再拍就要把我拍死在这里了,松手松手!”

他拼命挣扎,只是朱小天勒的紧,一时半会挣脱不开。

既然妖兽也能用来修复这鬼旗,那么也就没必要用人来祭旗,当然敌人除外。

他们离山顶不远,就在附近寻找妖兽。

当他们将第二只妖兽斩杀后,朱小天发现,在他召唤出来的骷髅里混杂着一只比较奇怪的。

细看,这不是最开始斩杀的那只妖兽吗?怎么跑到自己的旗子里,而且看样子好像还不受自己控制,只是跟随着前面的骷髅跑出来。

这旗子还能将妖兽的魂魄收集起来,这就很厉害了。

现在只有一只,对高战力一点的人来说形成不了什么威胁。

要是一千只呢?上万只呢?

恐怕入圣以上的修炼者都要退避三舍,所谓的蚂蚁多了可以咬死大象,只是这需要时间来积累。

“不要让我有机会,我一定把你魂拿来点油灯。”

宝宝好难过,需要有人来安慰。

九婴无力的瘫软在那里。

不是说只能用他的能力的吗?怎么施展这个技能的灵力都需要他支付。

而且,还有一件更让他惊恐的事情。

刚才朱小天只施展了两次风云残影,他就感到浑身疲惫,全身的灵力都被抽光了。

自己的身体出问题了,而且是大问题。

朱小天神识内视,看到他软趴趴的,无精打采。

“这招风云残影真好用,不仅施展出来快,还不用耗费自己的灵力,以后只要你乖,我就给你加鸡腿,不会亏待你的。”

九婴心中那个叫悲凉。

用的是我的灵力,你当然不会有消耗。

就你的那一丢丢的灵力,恐怕只能施展一次,就可以把你吸成人干。

“咦!你怎么不说话了?看你这样子,跟个病猫一样,有病你要跟我说一声,不然死在我脑子里怎么办?你可是我的战宠啊!”

朱小天嘴贱的技能又开始加点了,有机会就要打击一下九婴。

九婴没有理他,并向他抛来一个空洞的眼神。

“系统出来,看看这病猫怎么了,别真的病死在我脑子里。”

九婴的反应有点不正常,还是问问系统比较好。

自己还指望着以后有一个凶兽级别的打手,那威风的场面,哎呀,想想都兴奋。

【报告宿主,九婴现在该和你是同一个级别,都是离尘初阶。】

呦嚯!

等级变低了!

【以后九婴会随着宿主变强而变强。】

失望,真失望。

我都变强了,还需要他做什么?

看来以后打架还得靠自己。

“那他现在什么呼!

甩掉他们了。

还好可以在天上飞。

朱小天降落在水潭旁边,用清水洗了一把脸。

甩了甩手上的水珠,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打架好辛苦。

逃跑也辛苦。

什么时候修为高了,就可以一个手指头把敌人摁倒在地上。

那就轻松自在了。

“啊!疼疼疼。”

正在休息,脑子就传来一阵剧痛,视野更是一下就暗下去,眩晕感更是接连不断。

这闹得哪门子妖!

不用多想,肯定是九婴在他脑海中瞎折腾。

当即神识内视。

果真是这货在闹腾。

九婴化成拇指大小的人形,正百无聊赖的将手中的法术一个一个的往外扔。

这些法术造成的伤害,自然是全都被朱小天承担了。

这么快就臣服了?

怎么说你也是九婴,凶兽,凶兽啊!

懂不懂什么叫凶兽?

应该要剧烈反抗,而不是坐在这里扔小法术。

砸的我脑阔疼。

“九婴,我们做笔交易如何?”

还是赶紧想办法让他停手,不然自己也奈何不了他。

“没兴趣。”

说着,手中又多出一个法术,小手指一弹,就在脑海中炸开。

朱小天无语了,特么的在我脑子里放烟花,我脑阔疼啊。

“我把你放了如何?”

“这里挺不错,我觉得挺好的。”

他手上又多了几个法术,咻咻咻!

一串连发,炸开来的法术彩光四射。

“在这里还可以放放烟花,挺悠闲的。”

朱小天:“......”

导演,我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这根本就不按套路来啊。

凶兽不应该是这样的吗!

狰狞的面貌,獠牙外翻的大嘴,瞪死人的大眼,然后大吼一声:“小子,快把我放出去,不然我等我出去了,你生不如死。我抽你的筋,扒你的皮,死后拿你的元神点油灯,让你在煎熬中慢慢死去。”

这才是正常的剧本啊!

现在让我怎么说他,朱小天一阵犯愁。

只要你乖,我给你买条gai?

对方是凶兽,这条行不通,谁知道他会不会炸的更欢。

谈判不通过。

这种时候就要找系统了。

“系统,有没有办法让他......”

“有!”

什么情况?秒回。

之前系统主动提出帮助,连续两次都被拒绝。

这次,快狠准全部达标。

系统说道:“可以使用宿主战宠,让九婴成为你的宠物。从此后患无忧,还多了一个打手。”

这个感情正好,还多了个打手。

正在丢法术的九婴突然感觉浑身一冷,仿佛有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盯着他看。

错觉,一定是错觉。

我堂堂远古凶兽,怎么会被人这么看。

九婴安慰自己,“错觉”。

然后一个比之前都要大几倍的法术被丢了出去。

duang

这已经不再是什么眩晕,而是疼到牙根都咬软的感觉。

“怎么用那个宿主战宠?赶紧麻溜的给我弄他!”

不能等了,现在就要把他收为宠物,以绝脑阔疼之患。

“好嘞!大教主系统现在就执行命令。”

第一次觉得系统是那么欢快的去执行他的命令,难道是自己还没睡醒?

“小子,出来陪我聊聊天。兴许我高兴就告诉你哪里藏有好东西。”

九婴停下手中的法术,朝着空旷的脑海喊道。

“人呢?怎么不说话了?”

见半天没人回应,九婴又叫了一声。

但下一刻,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又出现了。

“谁在那偷窥本座......”

一个猛回头。

迎接他的是一条铁链。

哐当!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锁在铁链上。

神马情况?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宠物了,请叫我主人。”

朱小天开口说话。

不过,语出惊婴。

“开什么玩笑,我成了你的宠物......”

铁链有一股力量在压制它。

九婴感觉浑身难受,化成人形的模样也开始不稳定。

从人脑袋化成了兽首,衣服化作他身上的羽翼。

肩胛骨处有两扇短小的翅膀伸出来,五指也开始变成兽爪,人身化做兽身。

完全变回凶兽的状态。

本来他还不在一朱小天说的宠物,现在他心中开始慌乱,“你对我做了什么,混蛋。”

九婴开始挣扎,铁链被扯的哐啷啷的响。

原本在他看来不堪一击的铁链,现在任他如何施为都挣脱不了。

“喲嚯,没想到你变回本体这么可爱。”

拥有龙首却无龙角,水汪汪的大眼睛,嘴下露出两颗晶莹的小尖牙,体表被白色羽翼覆盖。

背上一双翅膀只有成人巴掌大小。

看着他挣扎的模样,朱小天心情畅快,让你在我脑子里放烟花。

“卑鄙小人,快把本座放了!”

他现在想通了,有什么咱们好商量啊!

一面镜子在他面前形成。

握艹!

镜子里面的是谁?跟奶狗一样,难不成......这是我!

饶是历练几万年的心境,在这一刻也崩溃了。

“你还我阴冷的眼神,你还我的威严!”

淡定已经不存在,化成一股淡淡的忧伤。

朱小天将神识退出来,不再观看,反正头疼已经解决,顺带还把九婴收为宠物。

这种时候当浮一大白。

至于九婴的心情,有空再安慰。

“也不知道墨青他们被传送到哪里去了。”

人生地不熟真是麻烦,要是墨青在还有个人陪着,或者白泽也行,虽然她有点冷,但起码还有个美女养养眼。

也不知道这附近哪有城池,飞到天上看看。

“这秘境说白了就是九婴的身体,有机会还是赶紧溜。”

飞向天空的朱小天自言自语。

从现在知道的情报看,所谓的道引秘境,无非就是关押九婴的一座大阵。

千百年过去,这座大阵出现一些漏洞,才显现出一部分。

朱小天越飞越高,终于可以俯视地面。

相比其他城池,在这个高度,就连被九婴化作魔城的金阳城,也能看的清楚轮廓。

“那边有一座,可以过去看看。”

正当朱小天要下去,西北各有三个方向冒起一阵烟尘,更是有阵法的光芒闪耀。

他心中一个咯噔。

能造成这么大动静的阵法,也就只有封印九婴头颅的千米巨阵。

阵法全被破坏了吗?

一阵急迫感凝聚在心头。

一颗九婴头颅就极难对付了,完全可以说在秘境中横着走,难有敌手。

除去自己身上的这个宠物,那也还有八颗。

“赶紧找到墨青,然后想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

朱小天身上有个小点隐秘的闪亮一下,又快速暗淡下去。

“找到了,方圆千米之内。”

“很好。”

一行六人身后留下一道残影,追寻着印记来到朱小天脚下。

他们到了定位点后,却没有看到朱小天。

“奇怪了,明明是在这里,怎么没有?”

走在前面的人一阵疑惑,他还能感应到自己施展的秘术,这种联系并没有被人掐断。

“诸位,追了我这么久,有何贵干?”况?”

【回宿主,刚才你使用技能风云残影,是九婴提供的灵力。】

原来如此,怪不得不需要消耗灵力。

以后多一个灵力储备,挺好挺好。

九婴在一旁躺尸。

你们顾及一下我好不好!

和他同阶,还要是离尘。

逃走是不可能的了,还是继续在这里躺尸。

理解到九婴的大概情况,朱小天不再理会脑子。

现在身上多出几块令牌,这些令牌要拿去做什么好。

自己本身已经有一块了,不如多的就拿去卖了好还债。

一想到自己欠下的债,朱小天就一阵头大。

一百万呐!

换做还在地球,自己怕是顶不住这压力,然后会想着去登高望远。

第二天头条新闻就会报道。

某男子因高额负债,最后选择自杀这条道路,结束自己的生命。

“呸!我怎么会这么容易轻生,我朱小天是谁,打不死的小强。”

快要接近城池,为了不引人瞩目,他撤去凤凰紫晶翼,徒步进城。

五里城比金阳城大一倍有余,人来人往,特别热闹。

朱小天能明显的感,应到,城内修炼者居多。

“前面有个坊市,我过去看看有什么卖。”

“一起啊,正好我手上有东西用不着,卖了然后买写需要的东西。”

朱小天修炼了神识,三米内的风吹草动都能察觉。

再且,他们聊天也没有刻意隐藏,也就顺道听了。

有修炼者的坊市就好,不用自己去找买家了。

两人走在前面,他跟在后面。

一直走到一条巷子,然后拐弯就不见了。

凡人看到肯定大呼,“见鬼了”。

“搞得还挺隐秘的,要不是有修炼神识,还真以为两人消失了。”朱小天低声说道。

他往巷子里走去,目标是坐在地上的乞丐。

乞丐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很快又底下头。

“把阵法打开,我要进去。”刚才他看到就是这乞丐把阵法打开,让那两个人进去。

乞丐抬起头,哼了一下,上下打量朱小天。

你以为你是谁啊,还想进去,外面呆着吧。

当然,这话他没有说出来,因为他都懒得理会朱小天。

嗯哼?

还不理我?你等着。

朱小天运转体内的灵力,瞬时间将离尘的修为展现。

乞丐感到惊悚,腾地而起。

这时才感觉眼前的年轻人不好惹。

“我要进坊市,不需要我再说一遍了吧?”朱小天再次开口。

“前辈说的是,我这就打开阵法。”乞丐被吓到了。

开玩笑,眼前这位可是离尘阶的前辈。

自己一个小小的炼骨期,惹他?

那不是找死。

慌慌忙忙从怀里将控制阵法的令牌取出来,朝着虚空调拨几下。

虚空中有水纹拨动,一个通道展现。

朱小天迈步就走进去。

身后乞丐眼中还是有一点希冀的,碰到大前辈,要是能给个打赏,那就是捡到了,可惜朱小天都不想理会他,失望透顶!

进入坊市,吵闹声跟菜市场一样。

修士的坊市并没有凡人想像的那么高大上,一样是有钱的可以开个点,甚至是有一栋阁楼。

没钱没地位的,就跟地边摊没什么差别。

坊市不大,一眼就可以望到街尾。

地摊上摆卖的东西都是五花八门,有良有次,就看谁是冤大头,或者是急需某样东西。

“这个地方不错,就这里了。”

朱小天找了个稍微阴凉的地方,他准备在这里摆个摊。

找到坊市的管理人,缴纳一块灵石,他就可以在这里摆地摊了。

他在外面买了块布和一张摇椅,布一铺,将六块令牌摆放在上面,理了个牌子。

牌子上写到,两株灵材兑换一块令牌,年限百年以上。

人穷的时候真的没有办法,连摆地摊这种活都要做了。

想我当初可是赤炎宗的少宗主,可惜那个位置都还没座热,就被逼着来这里了。

还是先想办法把负债还上,这该死的系统。

等了半天都没有人过来问一下,难道真的没人认识这些令牌吗?

对面有个摆摊的笑看着他,那眼神就仿佛在说,“快来看,这里有个傻子摆摊。”

“看来不漏两手都不行了。”有时候面子很重要,特别是在你摆摊的时候。

“走过路过别错过,快来看看,进入荒山的令牌诶!只需两株百年以上的灵材就可以换取,快来看看。”

本来自顾自在其他摊位挑选的物品,都纷纷抬头望过来。

对面摊主可不乐意了,本来还站在自己摊前的人竟然走了。

围过来的人不少,但大多只是抱着看看的心态。

没关系,有人围过来,说明他们感兴趣,这种时候就应该用产品吸引他们了。

“你们看好了。”

朱小天随手从地上拿起一块令牌,用刀切掉一角。

观众还不明所以然,但残缺的令牌可管不了那么多,下一刻就慢慢长出来,恢复完整模样。

“看到没,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荒山令。”

他拿着令牌让围观的群众细细观看。

呼!

甩掉他们了。

还好可以在天上飞。

朱小天降落在水潭旁边,用清水洗了一把脸。

甩了甩手上的水珠,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打架好辛苦。

逃跑也辛苦。

什么时候修为高了,就可以一个手指头把敌人摁倒在地上。

那就轻松自在了。

“啊!疼疼疼。”

正在休息,脑子就传来一阵剧痛,视野更是一下就暗下去,眩晕感更是接连不断。

这闹得哪门子妖!

不用多想,肯定是九婴在他脑海中瞎折腾。

当即神识内视。

果真是这货在闹腾。

九婴化成拇指大小的人形,正百无聊赖的将手中的法术一个一个的往外扔。

这些法术造成的伤害,自然是全都被朱小天承担了。

这么快就臣服了?

怎么说你也是九婴,凶兽,凶兽啊!

懂不懂什么叫凶兽?

应该要剧烈反抗,而不是坐在这里扔小法术。

砸的我脑阔疼。

“九婴,我们做笔交易如何?”

还是赶紧想办法让他停手,不然自己也奈何不了他。

“没兴趣。”

说着,手中又多出一个法术,小手指一弹,就在脑海中炸开。

朱小天无语了,特么的在我脑子里放烟花,我脑阔疼啊。

“我把你放了如何?”

“这里挺不错,我觉得挺好的。”

他手上又多了几个法术,咻咻咻!

一串连发,炸开来的法术彩光四射。

“在这里还可以放放烟花,挺悠闲的。”

朱小天:“......”

导演,我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这根本就不按套路来啊。

凶兽不应该是这样的吗!

狰狞的面貌,獠牙外翻的大嘴,瞪死人的大眼,然后大吼一声:“小子,快把我放出去,不然我等我出去了,你生不如死。我抽你的筋,扒你的皮,死后拿你的元神点油灯,让你在煎熬中慢慢死去。”

这才是正常的剧本啊!

现在让我怎么说他,朱小天一阵犯愁。

只要你乖,我给你买条gai?

对方是凶兽,这条行不通,谁知道他会不会炸的更欢。

谈判不通过。

这种时候就要找系统了。

“系统,有没有办法让他......”

“有!”

什么情况?秒回。

之前系统主动提出帮助,连续两次都被拒绝。

这次,快狠准全部达标。

系统说道:“可以使用宿主战宠,让九婴成为你的宠物。从此后患无忧,还多了一个打手。”

这个感情正好,还多了个打手。

正在丢法术的九婴突然感觉浑身一冷,仿佛有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盯着他看。

错觉,一定是错觉。

我堂堂远古凶兽,怎么会被人这么看。

九婴安慰自己,“错觉”。

然后一个比之前都要大几倍的法术被丢了出去。

duang

这已经不再是什么眩晕,而是疼到牙根都咬软的感觉。

“怎么用那个宿主战宠?赶紧麻溜的给我弄他!”

不能等了,现在就要把他收为宠物,以绝脑阔疼之患。

“好嘞!大教主系统现在就执行命令。”

第一次觉得系统是那么欢快的去执行他的命令,难道是自己还没睡醒?

“小子,出来陪我聊聊天。兴许我高兴就告诉你哪里藏有好东西。”

九婴停下手中的法术,朝着空旷的脑海喊道。

“人呢?怎么不说话了?”

见半天没人回应,九婴又叫了一声。

但下一刻,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又出现了。

“谁在那偷窥本座......”

一个猛回头。

迎接他的是一条铁链。

哐当!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锁在铁链上。

神马情况?

“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宠物了,请叫我主人。”

朱小天开口说话。

不过,语出惊婴。

“开什么玩笑,我成了你的宠物......”

铁链有一股力量在压制它。

九婴感觉浑身难受,化成人形的模样也开始不稳定。

从人脑袋化成了兽首,衣服化作他身上的羽翼。

肩胛骨处有两扇短小的翅膀伸出来,五指也开始变成兽爪,人身化做兽身。

完全变回凶兽的状态。

本来他还不在一朱小天说的宠物,现在他心中开始慌乱,“你对我做了什么,混蛋。”

九婴开始挣扎,铁链被扯的哐啷啷的响。

原本在他看来不堪一击的铁链,现在任他如何施为都挣脱不了。

“喲嚯,没想到你变回本体这么可爱。”

拥有龙首却无龙角,水汪汪的大眼睛,嘴下露出两颗晶莹的小尖牙,体表被白色羽翼覆盖。

背上一双翅膀只有成人巴掌大小。

看着他挣扎的模样,朱小天心情畅快,让你在我脑子里放烟花。

“卑鄙小人,快把本座放了!”

他现在想通了,有什么咱们好商量啊!

一面镜子在他面前形成。

握艹!

镜子里面的是谁?跟奶狗一样,难不成......这是我!

饶是历练几万年的心境,在这一刻也崩溃了。

“你还我阴冷的眼神,你还我的威严!”

淡定已经不存在,化成一股淡淡的忧伤。

朱小天将神识退出来,不再观看,反正头疼已经解决,顺带还把九婴收为宠物。

这种时候当浮一大白。

至于九婴的心情,有空再安慰。

“也不知道墨青他们被传送到哪里去了。”

人生地不熟真是麻烦,要是墨青在还有个人陪着,或者白泽也行,虽然她有点冷,但起码还有个美女养养眼。

也不知道这附近哪有城池,飞到天上看看。

“这秘境说白了就是九婴的身体,有机会还是赶紧溜。”

飞向天空的朱小天自言自语。

从现在知道的情报看,所谓的道引秘境,无非就是关押九婴的一座大阵。

千百年过去,这座大阵出现一些漏洞,才显现出一部分。

朱小天越飞越高,终于可以俯视地面。

相比其他城池,在这个高度,就连被九婴化作魔城的金阳城,也能看的清楚轮廓。

“那边有一座,可以过去看看。”

正当朱小天要下去,西北各有三个方向冒起一阵烟尘,更是有阵法的光芒闪耀。

他心中一个咯噔。

能造成这么大动静的阵法,也就只有封印九婴头颅的千米巨阵。

阵法全被破坏了吗?

一阵急迫感凝聚在心头。

一颗九婴头颅就极难对付了,完全可以说在秘境中横着走,难有敌手。

除去自己身上的这个宠物,那也还有八颗。

“赶紧找到墨青,然后想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

朱小天身上有个小点隐秘的闪亮一下,又快速暗淡下去。

“找到了,方圆千米之内。”

“很好。”

一行六人身后留下一道残影,追寻着印记来到朱小天脚下。

他们到了定位点后,却没有看到朱小天。

“奇怪了,明明是在这里,怎么没有?”

走在前面的人一阵疑惑,他还能感应到自己施展的秘术,这种联系并没有被人掐断。

“诸位,追了我这么久,有何贵干?”

推荐阅读:

逆天神兽:傲世狂妃倾天下 娇妻孕吐,禁欲傅爷抱在怀里哄 姜明熙陆引 姜凡楚若汐 LOL:叔叔带我们打职业 穿成炮灰一家,反派弟弟忙开荒 楚昆仑叶倾城第一神 沈盈娘岳凌钧苏默白 池总,你老婆改嫁了 震天战神 万古狂神 霸道将军神偷妻 醉卧君怀:王妃,卖个萌 一锅煮三国 何东祝晴雅 红龙咆哮 挂机天王 从庆余年开始穿越诸天 姜令月姬元泽 师叔莫跑 隰有荷华,穿成始皇的女儿 修真军火帝国 快穿之佛系历练 莫挨,我转修无情道了 一夜回到改开前 拔刺行动 蜀汉之庄稼汉 宠物小精灵的宅姬 佐鸣洲 田园小厨妃 重生之甜妻有点坏 茅山捉鬼公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