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凶兽九婴

“什么凶兽?诶~别扯啊!”墨青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被朱小天拽着就往楼下走。

屋内被设下隔音阵法,外面的声音传不进来,墨青不知道也不奇怪。

出了客栈墨青才发现城内乱作了一团,都在拼着命的逃,四处哭喊声叫骂声不绝于耳。

城内火光冲天,不断有城卫抽调前往塌陷处,有不怕死的也混杂在其中前往。

“天兄,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城内如此慌乱?”墨青问道。

“边走边说。”说是走,但两人速度不慢,赶得上百米冲刺,但凡有东西挡路,都被朱小天踢开。

朱小天将自己进入密道所发生的事和墨青说了一遍,当然,偷取雷击木的那一段略过,这时墨青才恍然大悟,才知道城内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他在自己身上施展了个法术加成,速度瞬间就超过了朱小天,将朱小天甩在了身后。

呵?

确认身后是远古凶兽就跑这么快?亏我还特意回来找你!朱小天心中诽腹不已。

……

“大人,派出去的护卫已损失大半,再这样下去……”一名领队单膝下跪,低首禀报。

“下令,撤!”城主脸色铁青,派出去的人都还没有查探到任何有用的情况,就死伤殆尽,这种事情就发生在自己所管理的城内,一股窝囊气憋的他无处可发。www.jygfa.com 玫瑰小说网

有魔气从洞口内喷涌而出,刚开始在附近的人还没有察觉到什么,随着魔气的增加,修为稍微低下的修炼者开始被侵染。

“你……你想干什么!”

他身边的同伴眼瞳开始转变,变成一片漆黑,随后皮肤内仿佛有东西在游走,一条一条黑色纹路出现。

被自己的同伴突然抓住,他拼命的挣扎,想要挣脱,可惜他的同伴已经丧失了人性,没有用修士的手法攻击,而是对他直接啃咬。

在撕咬的过程中又有魔气侵入,这些魔气仿佛像病毒一样,一个传染给一个,附近的人很快就被魔化了。

那些家族派来的人以及想浑水摸鱼的,见势不妙全部四散而逃。

“你们逃得了吗?”洞内传来阴冷的声音。

九婴一手只手搭在鬼齿肩上,两人悬浮在空中,从洞低上升,一直到出现在众人眼里。

“怎……怎……怎么可能,不可能的,不可能的!”有人惊慌失措,一下跌着在地上,身体颤颤巍巍,更有甚者下身衣裤已经湿透。

踏空而行,那可是只有圣人才能办的到啊!

上万年了,就从来没有记录过有谁突破过离尘到达道引,如今跑了一位圣人出来,怎能叫他们不绝望?

九婴可不会管他们在想什,趁着现在修为还没有完全被压制,他造出了大量的魔气,让附近的人都被魔化,成为他的血食。

鬼齿眼中也露出残忍之色,他舔了舔嘴角,掩盖不住激动,翻手间,亡魂旗就被他取出来。

刚才一战,旗内魔气被燃烧殆尽,就连用来镇压旗内亡魂的骷髅都被朱小天磨灭,想要再次祭出这件魔器,恐怕他要花个几十年的时间。

亡魂旗迎风而涨,几个呼吸间就涨到数十米之大,旗面一卷一动之间就有魂魄飞向旗面。九婴有意给他制造机会,三四个离尘九阶的修炼者在魔气卷过后只剩下一副白骨,魂魄被亡魂旗吸收祭练,成为了旗中的鬼魂。

九婴抬手间,那三具白骨飞向了他,然后对鬼齿说道:“旗子给我。”

鬼齿虽然眼中有些不舍,但不敢不从,将旗子缩小,恭恭敬敬的拿到他面前。

九婴一眼就看出他所想,眼中充满了不屑,开口说道:“放心,我不会要你的。”

白骨连同亡魂旗被他祭练一番,旗面上消失的骷髅,在白骨融入后重新显现,而且多了两个。

随着白骨的融入,亡魂旗内的魔气变得更加精纯,威力更胜从前。

“拿去,那两只虫豸往那边逃了。”九婴将亡魂旗丢回给鬼齿,然后指着朱小天逃跑的方向指去。

“我主,我这就去将他击杀!”看到亡魂旗被重新祭练,而且威力更加强大,隐隐达到了上品灵器的级别,鬼齿情绪更加激动,当下就想要试一下亡魂旗的威力。

朱小天和白泽就是他用来祭旗的最好对象,鬼齿冷笑连连,开始朝朱小天离开的方向追去。

见鬼齿离开,九婴扬起面孔,尽情的呼吸着周围的空气,他一脸舒坦。被困在阵法中上万年永不见天日,他耐过了寂寞,今天终于出来了。

他的神识朝四周扩散,大半个城池都被笼罩,城里人的一举一动无一躲过他的观察。此时城主带领着一队人朝城外赶去,九婴嘴角不由露出一个微笑,他伸手在虚空中一按......却什么反应都没有,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一股莫名的压力压在了他的身上,将他的修为压制到离尘巅峰,这种压力他很熟悉,就是那个封印他的阵法。

“真麻烦。”话音一落,他就出现在百丈开外,又是几步,他就来到了城主的面前。同是离尘巅峰的存在,城主却大气都不敢出。

一夜之间,这座城池就化作了魔气冲天的魔城。城内达到离尘巅峰或是离尘高阶的人,都成为了九婴的部下。那些实力低微的,无一例外全部被魔化,丧失了心智,成为城中的行尸走肉。

......

“白兄,这边!”朱小天站在树尖上,朝着往这边赶来的白湖子招手。

他身边的白泽脸色还有些憔悴,不过比起当时已经好了很多,毕竟鬼齿对她下了重手,没有命丧当场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白湖子将白泽扶到树边坐下,转身走向朱小天。

朱小天迎上,却没有想到白湖子一把将他衣领揪住,随后厉声逼问道:“为什么你会在我家后院?为什么通道尽头的阵法会被破坏?还有是谁伤了我姐?”

白湖子一连三个问题,将自己心中的所有疑问都说出来。城池下面的阵法他也知道,那是用来困住九婴的阵法,只要再过个一千年,阵法下的九婴就会被磨灭,他们这一脉的使命就完成了,只是现在九婴非但没有磨灭,反而还被放出来了,白湖子心中怒气难平。

“放手,你听我说。”朱小天喊道,他想推开白湖子,但白湖子抓着衣领不放。一旁的墨青已经取出了他的扇子,要是对方动手,他也会迅速出手。

朱小天见墨青一脸警惕,就怕他动手,连忙道:“别紧张,别紧张,自己人。你先松手,我告诉你原因。”

白湖子依旧死死抓住他的衣领,坐在树旁的白泽虚声叫唤道:“小弟,先松开,让他说。”

哼!

白湖子冷哼一声,手一甩就走向白泽,在她的旁边坐下,让白泽靠在了他的身上。

“白泽,相信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当初你在树林就想将我射杀,还好我反应快,不然小命就交代在那了,今晚我可是救了你一命,你连一声谢谢都没有,真是好心痛。”朱小天一边说道,一边手捂着心脏,再加上一副失望脸,旁边的墨青却不由的嗤笑一声。

“别废话。”

“谢谢!”

两姐弟同时出声,朱小天主动将白湖子的话过滤,换上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说道:“不用谢不用谢,助人为乐乃快乐之本,真的不用谢。”

说回正题,朱小天把自己在血燕谷一一道来,小血燕不知道从哪里蹦跶出来,落在了朱小天的肩膀上,听到他说血燕谷,小血燕无精打采。

之后血燕谷被屠,以及遇到巨蟒,从巨蟒口中得知这里有金精雷铁,朱小天毫无保留说了出来。

“就算我不来,鬼齿也会来,就是他将阵法破坏,也是他将你姐姐打伤。”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清楚了,朱小天耸了耸肩。

白湖子看向白泽,似在询问当时所发生的一切,白泽点了点头。

“不好!”朱小天一改玩笑的表情,神情突然变的严肃。

推荐阅读:

此后无余生 在这修真盛行的时代 大神祖王 武侠小镇 穿到古代遇天灾 算死命 爷爷是地府boss 快穿祸水:被渣后病娇男主黑化了 青帝重生 李潇李祸祸 七零:大佬带空间下乡后暴富养崽沧澜澜 原来科幻不是骗人的 王辉王爷驾到 快穿:天选打工人手握炮灰剧本 徐坤李云龙楚云飞冒牌男神 黑暗战传 娱乐足篮球 英雄无敌之穿越时空的领主 捡到一本木叶忍者 都市之我真是败家子 灌篮之小田龙政 两面风仪 我带自己打网游 东莱太史慈 亘古天阙 影后当红手册 电竞我为王 贷款给大侠 龙族:训练家路明非 三国之竖子 奴隶阿飞的励志人生传 至尊龙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