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有钱花不出去的憋屈

“要不咱们还是收拾了东西直接走吧?”叶老大提议,“晌午在外头吃个饭,买完东西就直接回家。”

“那也行,我去跟蒋员外打个招呼,你赶紧把东西收拾了。”叶大嫂出门先直奔对门,跟叶三嫂说了这事儿。

叶三嫂惦记着家里的孩子,早就想回去了。

但是一来知道叶大嫂还有事不好意思开口,二来自己回去又有点担心安全问题,所以才一直没说。

此时听叶大嫂说要回家了,立刻满口应好。

“你走前是不是去看看老三啊?”叶大嫂问。

“对,是得去一趟。”叶三嫂一拍脑门道。

她要去找叶老三倒不是因为惦记他,而是突然想起来,让叶老三给晴天做的积木应该去拿回来了。

“你先收拾东西吧,一会儿咱们出门雇辆车,先把你送去木工坊,我和你大哥还想去买点东西。”

叶老大在对门听到这话突然放下手里的东西过来道:“依我看,要不咱们直接买头骡子,再买辆车算了。

“家里没有大牲口总归还是不方便,也不能总找别人家借着用啊!”

叶老大这话让叶大嫂有些心动,她之后一个多月还要去各处做酒席,没有骡车的确很是不便。

“也好。”叶大嫂点点头,“那咱们去木工坊接上老三一起去看看,车子什么的他比咱们懂,别回头买个不好用的,回去反倒闹心。”

“行,正好一起在外头吃了饭再把老三送回去。”叶老大连连点头。

“那你赶紧收拾吧,我去跟蒋员外辞行。”

叶大嫂去了不多时就回来了,只是没想到身后还跟了岑老和他的两个随从。

岑老的随从一大一小两个人。

年长的是个黑脸大汉,看起来也有四十多岁的年纪了,叫做石雷。

年轻的十七八岁模样,长了张娃娃脸,见人自带三分笑,叫做孟钰。

“岑老说既然我已经认了他这个祖父,他自然该去咱家登门拜访。”叶大嫂无奈地跟叶老大说。

“没啥,这也是应该的。”叶老大倒是无所谓,只不过,“那咱们去买东西他也跟着?”

“我也不知道呢……”叶大嫂也有点尴尬,虽说已经认了亲,但她跟岑老毕竟不熟,以前从来没有过交集,这可不是叫几声祖父就能很快熟络起来的事儿。

岑老却并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什么问题,甚至心里还存了想要去给叶大嫂撑撑腰的想法。

毕竟结婚这么多年,只有一个这么小的女儿,他很担心叶大嫂在家受婆婆苛待。

岑老虽然有自己的马车,但是这么多人,肯定是坐不下的。

所以叶老大还是出门先叫了辆车,众人直奔木工坊找叶老三。

此时已经差不多快到晌午休息的时间,所以叶三嫂进去很快就把叶老三交出来了。

他手里还抱着很大一个匣子。

叶老三一上车,手里的匣子立刻就吸引了晴天的目光。

匣子已经跟之前叶三嫂看到的不一样了,上面被画的花花绿绿十分好看。

“三叔,这是什么呀?”晴天忍不住好奇地问。

“你打开看看。”叶老三把匣子推到晴天面前。

晴天扭头看看叶大嫂,见她点头这才伸手打开了匣子。

盖子一掀开,四层托盘就依次被拉起,最后将所有积木完整地呈现在了晴天面前。

“哇——”晴天被震惊得嘴都合不拢了,“这是积木么?”

“是啊,喜欢不?”

“喜欢!”晴天点点头。

叶大嫂早就猜到叶老三两口子肯定会有所表示,但是没想到竟然是这么精美的一套积木,比之前在京城铺子里看到的还要精美讲究。

“这不行,这得挺贵的吧?”叶大嫂义正词严地说,“老三,你们两口子才刚赚了点钱,可不能这么乱花!

“你这是花多少钱买的?现在去退了还来不来得及?”

叶三嫂笑道:“大嫂,你就放心吧,这东西不花钱,是老三自己做的。

“还有上面这个漆,都是王哥上的,就是林玉梅的夫君,你还记得不?”

“你们自己做的?”叶大嫂惊讶地拿起一块积木细看,“这样做得太好了,京城铺子里卖的都没有这么精致。”

晴天在旁边突然冒出一句:“三叔可以做积木去京城卖啊!”

叶老三听了这话还笑着说:“这个做起来虽然不花钱,但是也挺费工夫的,好些天才能做出一套来,店里才卖多少钱?”

叶三嫂这些日子跟在叶大嫂身边,也比以前长了些见识,隐约觉得晴天这个主意不错。

“店里卖的不贵,那是因为没有你做的质量好,若是能做得这么好看,卖给京城那些有钱人,说不定真能赚不少钱呢!”

“人家有钱人家还找不到个人做积木了?”叶老三丝毫没有意识到这里面的商机。

但是晴天却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

想着下次见到秦鹤轩的时候,一定要帮三叔问问。

众人直奔卖牲口的地方,准备先买头骡子再去买车。

岑老也不嫌弃骡马行的味道难闻,跟着一起下车,指着黑脸大汉道:“石雷最懂牲口了,让他帮你们挑,他也了解行情,肯定买不亏。”

果然,最后石雷帮着老叶家挑了一头两岁多接近三岁的青花骡子,正是年富力强开始干活的时候。

石雷一口地道的京片子,讲起价来也十分老练,最后以四两银子成交。

卖骡子的老板一边收钱一边直嘬牙花子。

“这位兄弟,你也太能砍价了,要不是如今天气越来越冷,大牲口都不好卖了,这个价可万万卖不到的。”

“掌柜的,您也不亏啊,还省了一冬的草料钱呢!”石雷笑呵呵地说,“万一冬天没养好有个病啊灾啊的,岂不是更亏!”

“呸呸呸,你可盼我点儿好吧!”老板称了银子之后问,“要碎银子还是铜板?”

想着一会儿要上街买东西,叶老大便要了铜板。

他牵着骡子往外走,越看越是喜欢。

“石大哥,你可真是太厉害了!”他冲石雷竖起了大拇指。

“别的本事没有,但是在看牲口上头,我自问还是有点眼力的。”石雷也知道岑老如今跟叶老大两口子的关系,自然也乐意跟他亲近,“你们打算去哪儿买车?这个我也能帮着看看!”

“就去旁边的旧货行,我们上次来买家具的时候,看到那边有很多二手的车。”叶老大指着不远处的大门。

岑老一听说他们居然要去买二手的车,就恨不得说自己买个新的送给叶大嫂。

但是被孟钰从后头扯了一下衣服。

“老爷,您忘了蒋员外跟您说什么了?”孟钰小声叮嘱,“您快悠着点儿,您越这样,游娘子就越想躲着您!”

“哎,那你说我这辈子攒了那么多钱干什么,如今好不容易有了想给花钱的人,结果人家还不稀罕!”岑老一张老脸皱得抽抽巴巴,唉声叹气。

“您先好好跟人家相处,以后关系处得好了,还能少了您花钱的地方了?”

“行吧!”岑老也知道自己的性子有些古怪,有些时候也太过固执,便道,“一会儿买什么都听你的,你帮我参谋着来,免得我又用力过猛了。”

“得嘞,您就放心吧!”孟钰笑着点头,见岑老还是一副不乐意的样子,忍不住又凑到他耳边小声道,“老爷,您想想看,如果游娘子一家是眼里只有钱的,你还会想认她么?巴不得躲得远远的吧?

“怎么如今人家不贪财不爱钱,您反倒还嫌钱花不出去了?”

岑老一想,可不正是这么个道理么,不禁失笑。

“行了,我知道了,反正我一把老骨头也活不了几年,她现在不用我花钱,钱省下来以后也都是她的。”

这话孟钰就不好再接了,见岑老眉头终于舒展开了,他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

叶老大带着叶老三来到卖旧货的地方,果然院子里停着新旧程度不同的好几辆车。

“老三,你给看看,买哪个合适。”

卖旧货的掌柜迎出来,一看到叶老三登时笑了。

“哎呦,什么风把叶三哥吹到我们这儿来了?您要看什么,我肯定给您个实惠价。”

原来最近这段时间,旧货铺的老板听说张记木工坊来了个修复手艺很好的师傅,便试着把一些自己收上来的旧家具送过去拾掇一下。

尤其是一些木料极好只是有些破损的家具,拾掇完了再卖价钱几乎翻倍。

所以这段时间掌柜的没少去找叶老三修家具,此时看到他过来,立刻拍着胸脯说一定给个最低价。

叶老三围着几辆车看了半天,最后看中了一辆灰扑扑并不怎么起眼的。

岑老在一边看得不满意,指着旁边一个九成新的道:“我觉得还是这辆好一点吧?”

谁知还不等叶老三说话,掌柜的就抢先道:“老先生,这就是您有所不知了,叶三哥挑的这辆车虽说看着不起眼,但用料是几个里面最好的。

“回家只要稍微拾掇一下,喜欢光鲜亮丽就自己再上几遍漆,那绝对不比新车差。

“而且这辆车质量好,你买回去只管用,两年之内若是出毛病,您拿回来我给您退钱!

“但是这辆您看着好像很新,其实就是个样子货,根本不结实。

“在城里这种路上用用还行,若是要走山路,用不上多久就得散架!”

听完掌柜的这样说,岑老也闭了嘴。

掌柜的也的确是个实在人,最后给了个十分优惠的价格。

“这车我是花三两银子收的,叶三哥你若是看得起我,你就原样给我三两银子拿走。”

“那怎么行,也不能让您分文不赚啊!”叶老大执意要多给点。

掌柜的却坚持道:“我以后还少不得麻烦叶三哥帮我修补家具,咱这是长久的生意,不差这点儿。”

“那我这次就沾老三的光了。”叶老大给掌柜的三两银子,再三道谢。

然后他在叶老三的帮助下把车套在了刚买的骡子身上。

不得不说,石雷这头骡子挑得的确不错,不但膘肥体健,而且十分温顺。

一路被牵过来都很老实,此时给它身上套车,它也没有任何不乐意的样子。

大家把之前车上的东西都搬过来,结了车费,终于不用再雇车,有自家的车可以做了。

叶大嫂和叶三嫂简单地擦拭了一下车里,在里面铺了张被单,便把晴天先抱上了车。

叶老大转身跟岑老商量道:“老三一会儿还得回木工坊,咱们先去吃饭,吃完饭再去买东西行么?”

“行是行,但我有个条件!”岑老这话引得所有人都看向他。

孟钰在他身后干着急,心道吃个饭而已,人家问你是给你面子,怎么还提上条件了?

叶老大也没想到岑老会这么说,但还是礼貌地道:“您说。”

“今天的晌午饭必须由我来请,不然我就不跟你们一起吃了!”

听了这话,众人才全都笑了。

石雷和孟钰也都松了口气,对视一眼,都觉得跟着岑老可真是有操不完的心。

叶老大怕岑老又把自家都弄到宴宾楼那种档次的地方去吃饭。

一来太贵了,二来也没有多好吃,三来也很耽误时间。

于是他道:“行,您请客,那我们挑地方可以么?”

叶大嫂在背后拧了他一下,低声问:“干啥让人家请客啊!”

叶老大扭头跟她咬耳朵道:“你没发现么,老头儿一直憋着想给咱们花钱呢!

“与其一直让他憋着,一会儿买一堆东西去咱家,倒不如先让他少花点儿!”

岑老还以为他们在商量去吃什么,有点儿高兴地问:“行,你们想吃什么就去吃什么!”

然后只听叶老大道:“咱们去吃之前那家面条。”

“啊?”岑老刚刚高兴的心情就像是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冷水,“你们商量半天,就要去吃面?”

就算所有人都敞开肚子往死里吃,那也花不了几个钱啊!

叶大嫂道:“我觉得挺好,虽然咱们之前吃面闹了些误会,可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神奇。

“如今大家冰释前嫌了,再去吃碗面也挺好!”

听叶大嫂这么说,岑老的心情立刻多云转晴,满口答应:“好,那就去吃面!”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

推荐阅读:

诸天之从歪嘴龙王开始 忍界MOBA:开局组队娘化鸣佐 合欢宗模范女修 穿成早死白月光,我修仙有提示 书籍1392249 全修真界都在期待我的死讯 盛开时相恋 言出法随,你管这叫简单法诀? 六道门掠影 我靠龙鳞加点种田封神 末日酒店通副本,清冷美人杀疯了 和对家上娃综后真香了 残翅 陆鸣至尊神殿有声听 同师尊成婚十年后 快穿:神秘大佬独宠作精小女配 咸鱼女配被大佬饲养后 画骨观心 周元赵蒹葭 换亲后,七零后妈每天都在被催生 年少不知阿姨香,错拿青春插稻秧 人在北美,我用道法驱魔 混沌道君 守墓月胧 祁同伟握大狙,谁说当警察没前途 网游之武者之道 别惹蜂鸟 我的抗战有空间 和暗恋我的糙汉上模拟婚综 从婴儿开始:我用闲书养宠兽 上四休三,员工越闲我越赚 海王座下小咸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